深圳堂堂会计师事务所|注册会计师的正义 - 堂堂动态

深圳堂堂会计师事务所|注册会计师的正义

2020-05-27 审计云 514


深圳堂堂会计师事务所|承接上市公司业务精彩文章链接( 三)



注册会计师的正义


微信图片_20200527004147


堂堂诚惶诚恐,瑞幸自责致歉。资本的丛林之下,不乏卑微,亦不乏凛然---这背后,都诠释着注册会计师职业的角色正义。




堂堂正正扣门




能不能让我们做,我们现在也搞不清楚。确实压力很大!
正在新疆进行外勤审计的吴育堂,在面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采访回复时,内心无不充满着诚惶诚恐。
毕竟,深圳堂堂之前名不见经传,尽管他闯荡审计江湖多年,尽管他的审计团队成员有德勤、中证天通这些证券所的血液,他们并不是没有资本市场执业经验。
但资本市场认的是机构影响力,个人IP最多能够锦上添花。
审计,不是孤军奋战的游戏。
当内资千人团队浩浩荡荡转战疆场,签字CPA携上市项目择树另栖,斗转星移的审计格局下,唯有40家证券所市场份额的重新洗牌,和皆大欢喜。
这一切,似乎都与41无关,所谓的“螃蟹”怎么可能成为局外人的美餐?
深圳堂堂的破门而入(推荐阅读前文),以舍我其谁的勇气迎合着新的竞争规则,其实也挑战着尚未醒来的监管者内心的那些惯性逻辑
这种自信,来自于堂堂,也只能来自于敢为人先的创新深圳
国际四大也好、内资大所也好、中小会计师事务所也好,在法治中国前行的步伐里,在证券资格取消之后的曙光中,无不期盼一个公平、有序的竞争环境,而《证券法》的修订也的确敞开了大门。
城门易开,心门难解。
深圳堂堂的所有信息已经被问询函刨根问底,公诸于世,吴育堂没有选择放弃,他向公众袒露的不是堂堂的实力,而是堂堂的勇气,还有堂堂冲破规则的那份决心
世上哪有什么路?
你可以抱怨执业环境恶化,你可以痛批审计竞争无序,你可以指责职业道德低下,但---你不可以放弃对明天的渴望,对未来的憧憬。
所有的披荆斩棘者,他们的每一步都会鲜血淋漓,他们纵然伤痕累累,都值得被尊敬。 


吹哨者凛然




我个人非常自责。无论独立委员会的最终调查结果怎样,我都会承担应有的责任。
4月5日上午,陆正耀在其朋友圈如此表白。
一份小蓝杯,一段无比荣耀的商业传奇,终被卸下伪装。
6次触发熔断,两天大跌90%,市值缩水55亿美元,众多知名投行与对冲基金惨遭血洗。
美韭+咖啡=瑞幸。
瑞信、摩根士丹利、中金国际、海通国际、金杜、竞天公诚、达维、佳利、弗若斯特沙利文、安永华明……凭借豪华、甚至无敌的上市阵容,瑞幸于2019年5月17日登陆纳斯达克。
成立不过18个月,在资本局上一路蒙眼狂奔的瑞幸,以眼花缭乱的营销手法和一轮紧接一轮的融资,搅动了整个中国咖啡市场。
而瑞幸商业模式的背后,正是移动互联的投资风口。
陆正耀持有瑞幸30%的股份,同时也是港股上市公司神州租车、新三板挂牌公司神州优车的大股东,和幕后操盘手。
时至今日,神州优车依然是新三板的“股王”,市值超435亿元。
嗜血的资本,从不宾宴天下,只会图穷匕见。
瑞幸咖啡,引美股的资本,送国人的蓝杯,聚光灯下,貌似民族之光,铁血江湖。
素来中庸、内敛的国人,以茶论道,以酒待客,舶来品的咖啡何来大行其道的底气?
商业的故事再完美,都有底层的破绽。
不是你不相信,只是你笃定不会降临到自己头上。
光怪陆离的资本盛宴,唯有呵护正义的规则给人以温情脉脉。
雪崩的瑞幸,缘起审计师的舞弊核查,还有大义凛然的吹哨预警。
陆正耀可能想不明白,安永的审计师为何如此不食人间烟火?
一起愉快地玩耍,一起开心地数钱,岂不快哉?
不,那不是注册会计师的正义。
商业的故事可以指驴为马,审计的底线不允许李代桃僵。
安永的哨声,值得尊敬 


正义的力量




无论是堂堂的担心,还是瑞幸的自责,隐约有一个共同的指向,那就是:
角色正义。
其实,对于正义,审计云并不十分确切理解其真正涵义。
但,却能真切感受到她存在的意义,无处不在
之前,曾经读过一篇关于《律师的正义》的文字,对其中所引用的一段话记忆深刻。

律师出于对委托人的神圣职责,只要受理该案就只对他一个人负责。他须用一切有利手段去保护委托人,使他免遭伤害,减少损失,尽可能地得到安全。这是他的最高使命,不容有任何疑虑;他不需要顾忌这样做会给别人带来的惊慌和痛苦;这样做会招致的苛责以及它是否会使别人毁灭。他不仅不必顾忌这些,甚至还要区分爱国之心与律师的职责,必要时就得把赤子之心抛到九霄云外,他必须坚持到底不管后果如何,为了保护他的委托人,如果上天注定必要时把国家搅乱也在所不惜。

----英国律师亨利·布劳斯,1820年


律师的职业身份,以及存在的价值,都源自于维护委托人的利益和诉求,即便委托人是一个万恶不赦的杀入犯,他也有追求正义的权利,而依赖于律师的专业服务。
坏人做了坏事,法律把他关起来,甚至把他杀掉是一种正义;但在把他关起来,或者杀掉之前,让他尽可能能够辩解,在他自己说不清楚的时候,请另一个懂的人帮他说清楚,是另一种正义。
前者是结果正义,后者是过程正义。
唯有正义,才能最终体现公平。
审计云是一名执业注册会计师,从业20年有余,但始终有一个问题困顿于心:
注册会计师的正义是什么?
和律师这个职业类似的是,注册会计师同样也是受委托人之托,提供胜任能力之内的专业服务。
但注册会计师不能单纯维护委托人的利益和诉求,更多的是站在社会公众的维度,来评价和判断委托人的意图和动机是否合法,是否真实,是否公平
尤其是当委托人利益与社会公众利益相悖的时候,注册会计师意见的向左走,还是向右走,正是注册会计师角色正义的最佳诠释。
没错,维护社会公众利益,是注册会计师的不二选择
堂堂敢于以孱弱、卑微的身份来迎接交易所的深夜问询、灵魂拷问,他们宣示的是资本市场竞争格局的公平环境,他们挑战的是《证券法》新规之下无门槛执业的自由选择。
曾经的枷锁已经被弃置,资本市场的藩篱在“放管服”大势之下,应该还市场一份内生动力。
安永敢于以凛然、决绝的勇气向瑞幸管理层的舞弊动刀,宁愿背负自断财路的执业选择,无不是角色正义于内心的熠熠生辉。
社会公众,有权利知道真相,也必须直面任何商业故事的繁华,与败落。
而背负这一重托的,正是注册会计师
位卑未敢忘优国,荣辱切莫弃诚信。
诚者,立心。
信者,守业。

微信图片_20200501035154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