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堂破门而入,监管夜不成寐,资本市场的审计格局何以如临大敌? - 堂堂动态

堂堂破门而入,监管夜不成寐,资本市场的审计格局何以如临大敌?

2020-05-27 审计云 669

深圳堂堂会计师事务所|承接上市公司业务精彩文章链接(一)

堂堂破门而入,监管夜不成寐,资本市场的审计格局何以如临大敌?

微信图片_20200527005034


“放管服”既然大势所趋,藩篱既然必须推倒,那就诚心诚意地欢迎新来者好啦。







堂堂我来了



武大的樱花如期盛开,惊艳着这个特别的春天。

和春天一起来临的,还有深圳堂堂。

作为近10年来资本市场的全新面孔,第41家会计师事务所,惊艳着平静的审计江湖,也惊醒了美梦中的监管机构。

这一天,终于到来。

名不见经传的深圳堂堂,一夜网红 



二八新人礼



从1992年10月证券业务审计执业许可试点,到2020年3月新《证券法》正式取消,证券业务的藩篱在历经28年的“摸索”之后,退出历史舞台。

1998年底105家,2007年减少至76家,2010年54家,2011年48家,2013年40家,一直保持到2020年3月26日。

40家业内大咖“悠哉悠哉、奉旨执业”的神仙日子,被一家叫做深圳堂堂的会计师事务所给终结了。

有些人,为这个日子,苦苦等待了数十年。

审计云曾经在《双备案制的前夜,厚积者薄发》一文中写到:

你听,在《证券法》登台的背景音乐声中,有旧人哭,亦有新人笑。

无论你喜欢不喜欢堂堂,愿意不愿意他加入,藩篱推倒的那一刻,总归有第41个后来者。

“放管服”既然大势所趋,藩篱既然必须推倒,那就诚心诚意地欢迎新来者好啦。

大方一点,也好表现出你的临危不乱。

破门而入者



堂堂默默无闻,2018年深圳当地排名第215位。

堂堂有3名CPA,仅有的3名,均有证券从业经验。

堂堂收入不高,2018年业务收入85.32万元,其中审计收入84.82万元,如此少的收入,还被上市公司漏掉了“万”字。

堂堂一叶扁舟,净资产12万,总资产68万元,却承接了120万元的*ST新亿的审计业务。

堂堂的“简历”上,缺少上市公司年报审计的经历。

堂堂白纸一张,在处罚记录上同样也是白璧无瑕。

堂堂新人一个,破门而入

有人比喻“吃螃蟹”,有人讥讽“蛇吞象”。

有人惊掉了老花镜,有人笑掉了大门牙。

然而,堂堂还是来了,正如武大的樱花。 



监管者午夜惊魂



*ST新亿26日晚上21:58发布聘请深圳堂堂的公告,交易所27日凌晨3:35发出《问询函》,火线问询,夜不成寐。

怎么,天塌了?

《问询函》四段话,为了避嫌凑数发文,力求言简意赅,发挥河南人“谁我咋尿”的文字功底,审计云特意浓缩为以下几个字:

(一)问堂堂“你行吗?”,问公司“他行吗?”;

(二)问堂堂“赔的起吗?”;

(三)问堂堂“能审完吗?”;

(四)问华信“为啥撂挑子?

说什么专业胜任能力,说什么连带赔偿责任,说什么具体审计安排,说什么没有执业经验……这不还没开始审的嘛!

咋了,开始讨论让堂堂赔偿多少钱的话题了?

咋了,堂堂的审计报告就一定失败吗?

咋了,1998年开始执业的注册会计师不会评估执业风险?

人家是普通合伙,成立15年啦,知道是无限连带责任好吧。

没房没车没工作,能处个对象不?

看把孩子吓得。

堂堂也不含糊,寥寥数语,信心爆棚:

堂堂知道业务有风险,会严格执业的。

这不就得了嘛,比尔盖茨当年相亲的时候也不是亿万富翁。 



新星冉冉



堂堂的到来,不但热了审计行业,还炸了券商阵营,同时还闹了监管地带。

有自媒体用《史无前例!A股上市公司新聘审计机构只有3名CPA,2018年度业务收入仅有85.32元》这样的标题来迎接堂堂的到来。

一看就是不懂审计行业历史的,感情1992年10月“执行股份制试点企业社会募集公司审计业务资格”的时候,那第一个获得试点审计资格的,不是“史”,是屎?

证券业务审计资格的取消,必将迎来更多的堂堂们,那该是多少个“史无前例”啊!

其实,堂堂的到来,才是审计行业新的篇章,新的历史。

破局也好,搅局也好,反正堂堂来了。

纵然今天的堂堂止步于刨坟式的监管问询,纵然第41颗新星还无法闪亮登场,这个藩篱已经推倒。

A股欢迎你,深圳堂堂。

注册制欢迎你,更多的堂堂们。

想问询就问吧,睡不着觉,管我堂堂嘛事?!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