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堂堂会计师事务所|绿灯亮起   但你不能通行 - 堂堂动态

深圳堂堂会计师事务所|绿灯亮起 但你不能通行

2020-05-27 审计云 435

深圳堂堂会计师事务所|承接上市公司业务精彩文章链接(二)



绿灯亮起   但你不能通行




当财务造假层出不穷、欺诈发行此起彼伏、违规担保愈演愈烈、内幕交易变本加厉、投资者保护沦为空文的资本市场失序之下,监管的态度和选择应该合乎民意,顺应时代,切中肯綮,一剑封喉。

除了连番追问会计师事务所的聘任,监管机构能做的、需要做的,还有更多……






01




据了解,有关监管部门收到加盖深圳堂堂公章和注册会计师签字的相关文件,文件称公司公告内容与事实不符。相关文件称,深圳堂堂公章自 1 月 21 日至 4 月 8 日期间处于失控状态。前期,业务约定书与回复公告并非深圳堂堂及相关注册会计师的真实意思。

新疆亿路万源实业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ST新亿,600145)自从3月27日发布《关于聘任深圳堂堂会计师事务所的公告》以来,围绕上市公司聘任年报审计机构的话题,上交所连发三轮问询函。

640 (1)    

有无证券市场执业经验?审计机构赔付能力够不够?专业胜任能力行不行?执业注册会计师的签字问题、转所问题,再到如今的公章失控问题……

三询之间,宝贵的时间就这么流逝而过,新疆亿路终是因尚未聘请年报审计机构,而无力于4月30日如期披露2019年年报和2020年第一季度报告。

640


于是,上交所4月30日向新疆亿路发出问询函,敦促上市公司尽快聘请审计机构并充分尊重公司聘请的会计师事务所的专业意见,同时启动对公司相关责任人的公开谴责纪律处分程序。

对于深圳堂堂,交易所显然是如临大敌,深夜问询,急急如律令,事前监管用到了极致。

对于深圳堂堂,新疆亿路显然是不肯放弃,最起码深圳堂堂是合法的审计机构,你情我愿的业务委托,缘何被严刑拷问?

对于深圳堂堂,似乎始料未及,也疲于自圆其说

资本市场的路数,不简单。

吃螃蟹,不仅仅只需要勇气。



02




31日起,《证券法》正式取消了会计师事务所的证券业务审计资格。

20年前,由试行到施行的证券业务行政许可制度自愿选择退出历史舞台,既是时代发展的需要,其实也是行业长期呼吁的结果。

红灯灭了,绿灯亮起。

证监会严格遵循“放管服”要求,明确证券服务机构备案属于“事后备案”、“告知性备案”的法律性质,不对证券服务机构从事证券服务业务设定前置性条件,对审计行业影响深远。

设置藩篱是历史的选择,推倒藩篱更是时代的方向。

有些人,为这个日子,苦苦等待了数十年。

当资本市场审计服务的绿灯亮起,原本40家证券资格事务所你争我夺的市场竞争格局,终将被打破。

第41家审计机构注定会到来,无论你欢迎不欢迎。

于是,受疫情影响的2019年年报披露季,就有了新面孔破门而入的戏码,高潮迭起。

3月26日,新疆亿路聘任深圳堂堂,上海主板打响第一枪。

4月7日,乐美电商股份有限公司(ST乐美, 871450.OC)聘任北京凯亚国嘉会计师事务所,非证券会计所首次登陆新三板市场。

4月8日,清北芯片(430099.OC)聘任北京永坤,火情蔓延开来。

4月13日,神雾环保(300156)聘任北京蓝宇,创业板市场跟进。

4月15日,健佰氏(834887.OC)聘任广州众天

4月16日,延边创业(834853.OC)聘任吉林延边经纬

5月1日,新疆多浪牧业(ST多浪,870081.OC)聘任新疆福锐,恒裕灯饰(430474.OC)聘任惠州丛安

改革春风吹满地,资本市场审计面孔新人迭出。

好一番喜大普奔的祥和气氛,尽管固守城池的原40家证券所“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沉默。

他们的内心,一定是不欢迎新面孔的。

20年来大家心照不宣地一起玩耍,多么愉快的事情。

如今,从主板到创业板,再到新三板,抢食的对手跃跃欲试,躺着等客户的好日子,到头了。

然而,市场的风向并非按照“红灯停,绿灯行”的简单逻辑。

想进来,是你的权利和预期,我拦不住。

能不能进来,是我的权利和决定,我的地盘我做主。

这八家一夜之间冒出来的新面孔,无一例外、第一时间接到了交易所的监管问询。

深圳堂堂,作为打响第一枪的破局者,领到三份问卷。

史无前例,更显得剑拔弩张。

审计委托,怎么就如此大敌当前?



03




问询之下,有人败下阵来。

点燃新三板审计市场第一枪的北京凯亚国嘉事务所,似乎被深圳堂堂的遭遇惊呆了,以“业务较为繁忙”为由主动收回了那临门一脚,ST乐清也“如愿以偿”地聘请到了亚太,免遭无人审计的尴尬。

北京永坤在股转公司的问询之下,直接提出“无法提供审计服务,审计约定书相应解除”,玩不起,我撤

原本希望聘请广州众天的健佰氏,可惜变更议案在4月30日股东大会上,全体股东一致反对而未获通过。

原本希望以5万元聘任延边经纬的延边创业,在收到股转公司的问询之后,也觉得聘请有限责任形式的会计师事务所理亏,股东大会上断然否决变更议案,4月30日另聘中准,审计费用加倍至10万元。

新三板市场首次亮相的四家新面孔,被集体团灭

而5月1日刚刚发布变更公告的另外两家新面孔:新疆福锐和惠州丛安,因五一假期而未有新消息发布,前途未卜。

北京蓝宇因为不符合《会计师事务所执业许可和监督管理办法》规定的合伙制要求,已开始着手组织形式变更的备案事宜。

急于渴望审计机构出具年报意见的神雾环保,无奈发布无法按期披露定期报告的公告,并提示暂停上市及终止上市的风险。

而被内部人士投诉至“有关监管部门”、被爆公章失控的深圳堂堂,并没有选择放弃。

5月2日,吴育堂所长告诉审计云:正在积极回复交易所第三次问询函。

微信图片_20200512200153

在4月28日披露的二次问询函回复中,深圳堂堂这样答到:

(通过)了解新亿股份 2019 年度合并营业总收入、营业成本、管理费用和财务费用等期间费用、资产总额等数据,业务不复杂,并表单位不多,多个单位收入及费用发生额都很少,经审阅和风险评估,深圳堂堂可以承办与自身规模、执业能力、风险承担能力匹配的新亿股份的审计业务,具有履行本次审计业务的专业胜任能力。

同时,在板板正正的回复函中,深圳堂堂还向全国人民展示着审计机构的经营理念,和发展规划。

深圳堂堂还在不断吸纳更多认同“堂堂正正做人、堂堂正正做事、做堂堂注册会计师、办堂堂会计师事务所”理念,有勇气、有经验、有能力、敢创新、敢担当、敢吃苦的注册会计师加入到深圳堂堂的合伙人和注册会计师队伍里来,壮大堂堂的专业人才队伍,增强堂堂的专业胜任能力,共同谱写深圳堂堂证券服务业务发展的新篇章。

堂堂正正做事,不卑不屈,深圳人特有的豪情万丈。



04




《证券法》的绿灯亮了2个月,尚无一家非证券所获准通行。

审计云不解:说好的“放管服”呢?
3月26日深圳堂堂首次亮相资本市场,审计云第一时间评论这深圳堂堂的破冰、破窗、破局之象征意义,题目和观点很明确:
堂堂破门而入,监管夜不成寐,资本市场的审计格局何以如临大敌?
诚如文中所言:
无论你喜欢不喜欢堂堂,愿意不愿意他加入,藩篱推倒的那一刻,总归有第41个后来者。
破局也好,搅局也好,反正堂堂来了。
沉默也好,欢迎也好,反正堂堂来了。
纵然今天的堂堂止步于刨根问底式的监管问询,纵然第41颗新星还无法闪亮登场,这个藩篱已经推倒。
《证券法》修订的每一次博弈,都撼动着既有的利益格局,也昭示着社会公众的普遍期许。
无论你愿不愿意,绿灯亮了
深圳堂堂的破门而入,以舍我其谁的勇气迎合着新的竞争规则,其实也挑战着尚未醒来的监管者内心的那些惯性逻辑。
八家新面孔,唯深圳堂堂锲而不舍,这不是偶然。
堂堂敢于直面三次问询、敢于挑战监管陈规,这份自信和勇气,也只能来自于敢为人先的创新深圳。
加强事前监管无可厚非,但不要越界干预上市公司聘请会计师事务所的经营自主权,公权强施于私权,有失监管的正义
强化审计质量监督,是提升资本市场整体质量的必然,但别忘了:
审计质量是做出来的,不是问出来的。
当财务造假层出不穷、欺诈发行此起彼伏、违规担保愈演愈烈、内幕交易变本加厉、投资者保护沦为空文的资本市场失序之下,监管的态度和选择应该合乎民意,顺应时代,切中肯綮,一剑封喉。
除了连番追问会计师事务所的聘任,监管机构能做的、需要做的,还有更多。
审计机构不是造假的原罪,注册会计师是资本市场的守门人,是信息质量的鸣哨者,不是洪水猛兽,无需枕戈待旦,严刑拷问。
绿灯亮了,不让通行---
这是打造新秩序,
还是维护旧格局?

微信图片_20200512200057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